给了我开阔的心胸

2021-06-03 13:13

因为年纪小,在工地上处处受人欺负,我和同学忿忿地回到学校,也想明白了:必须考出去!因为落下了不少课,我求老师、求校长,终于让我留了一级。重新上学后,我在笔记本上重重地写下了一句话:考不上大学誓不为人。

我被誉为“解读历史的民间叙事派掌门”。朋友认为“掌门”一词不儒雅,我想,哪怕评价为丐帮掌门,好赖是个帮主哩。

父亲上世纪80年代考入北大生物系,研究生毕业后又去美国读书,我就在这几年中出生。小时候,父亲的睡前故事讲得慷慨激昂,从莎士比亚到东周列国志,从诗词歌赋到史诗传记。得益于此,在我脑海中扎根的并不是科学原理,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后来选择文理科时,纵然文科成绩好到偏科,依然选了理科,并不是追随“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名言,而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所有推动世界发展的事物都是由理科创造的。你去学理,才能更好地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

上高中时,父亲在矿上打工右臂骨折,两三年干不了重活,家里经济来源受到限制,我因此萌生了休学出去打工的想法。高二那年,我瞒着父亲,带着班上两个同学到工地打工,一天下来能挣30元。饿急了的3人,在工地厨房的储物间就着酱油吃了一顿西红柿黄瓜拌馒头,当时简直香死了人。后来的打工岁月里,大伙再也没吃过那么香的饭。

从我记事起,周边几个村的人都把我父亲当作偶像楷模,来鼓励自己的孩子努力学习,将来通过高考改变自家命运。

谁知就是这个自己当初很不喜欢的金融专业,让我毕业后进入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领域,真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步伐;见证了中国金融行业从小到大不断成熟的过程;参与了国有企业走出国门,向国际化发展的工作。1987年大学毕业后,我先后在深圳、厦门等地的国有企业从事旅游、外贸等工作,因工作需要也曾被派驻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后来我在一家大型国企金融公司任职20余年,其间因工作需要,又考取了清华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empa)。

免责声明:

也是在大学时的一个偶然机会,我发现了养蜂的巨大商业潜力。经过思想斗争,我决定回乡创业。你可以想象,全村第一个好不容易走出大山的大学生,现在却要回到大山里,乡亲们会怎么看?但是我坚信自己的眼光。

听起来十分空泛,但我信了,并且至今都相信,我能感到理想主义在我身上延续,笃信个人努力可以改变命运。

我出生在师宗县的农村,年少时还去挖过煤。母亲那时安慰我,人勤快,农活也做得不错,在家务农也不会差。但若考不上大学,万一时运不好,估计可能成了现在大学同学的扶贫对象。可以说,是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半径”。

考上大学后,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天地。当时我既要保证学业,又要寻找力所能及补贴学费的方法。2012年,我创立了“光色墙绘工作室”,给幼儿园、ktv等处的墙体包工绘画,赚了4万多元;2013年,我又与人合作在重庆成立一家景观工程公司。那些年,清早衣服整洁干净出门,晚上回到学校宿舍灰头土脸。大四还干起了和雕塑有关的工作,挣了40万元,去掉学费、生活费等花销,净挣20万元,一毕业就买了车,对此父亲很是诧异。

母亲也是农奴后代,当年考入西南师范,毕业后回西藏当了一名乡村教师。记忆中的她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学生们成天围着她转,感觉她忙碌、充实又幸福。军校不能考,那我就决心去读师范,将来返乡教书育人,既能给家里减轻负担,又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1983年参加高考,至今已经过去35年了。由于当年高考录取率很低,所以能考上大学,在老师、同学、街坊四邻眼中,那可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就像是在头上戴了一个光环。

我沉浸在家乡丰厚的历史和人文资源中不可自拔,从此走上创作道路,先后完成了《汉高祖刘邦》《光武帝刘秀》等《大汉天子》系列、《春秋五霸》系列、《大宋天子》系列共18部700多万字的作品。评论界认为这些作品“将忽略的基层社会的历史、普通民众的历史、日常生活的历史和民间文化史掸去灰尘,重新发出熠熠光芒。”“河南南阳的作家,从姚雪垠起,到今天的二月河、秦俊,都致力于历史小说创作,影响是不可低估的。”“秦俊的系列小说,带有鲜明的民间烙印,其民间视角的创作方法令他的小说俨然自成一派。”

高考结束后,我却弃理从文,也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能够独立判断是非后,你应该自由选择人生道路。无论你站上最高领奖台,或者回到小学门口开一家早点铺,只要你快乐,我们就快乐,也只有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才能得到这份快乐。”

毕业后,我到南阳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努力编好志书,为领导决策提供参谋,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1985年10月,一位中央领导前来视察,我为领导提供南阳人文历史资料,领导很是满意。接待汇报工作圆满完成,一时成为美谈。

可妈妈的想法却和我不同。她觉得大学如果学理科,毕业后就有可能被分配到外地,而她的最大愿望就是让儿子守在身边。在妈妈的坚持下,我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也是在妈妈的坚持下,我高考志愿填了当年在北京地区招生、在北京地区分配的北京财贸学院(后与北京经济学院合并为首都经贸大学),攻读金融专业。

如今回想一下,大学给了我什么?给了我眼界、做事情的气魄,给了我开阔的心胸,还有接受新生事物的灵活,让一个山里的孩子,不管在哪里都能够看到未来的希望。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我是个早产儿,从小身体不太好。但我自幼深受一身绿军装的解放军大哥哥和叔叔们耳濡目染,就想当兵考军校。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体质根本适应不了部队的严格要求和层层筛选,我就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段时间,我非常懊恼,自己虽是男儿,却不能像父亲那样戍边卫国、建功立业,感觉羞愧遗憾。父母看透了我的心思,说只要努力学习工作,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就很好,西藏现在的发展突飞猛进,需要各方面人才。

当年的家长似乎不像今天的家长这般重视孩子的高考,又是请假陪考、又是订高考钟点房什么的。考试期间,我们同学都是自己来回。高考过后,妈妈才告诉我,其实她那几天一直请假暗中跟着我,直到看着我走进考场才放心。原来妈妈知道我实在是不喜欢文科,怕我中途弃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把它交到妈妈手里,说:“给您考上啦!”语气中透着不喜欢和无奈。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想来我所有的兴趣、爱好都是在大学时期培养造就的,社交圈同样是以大学校友为中心。与大部分有恋校情结的人一样,我差不多两周左右就会回母校走走,吃吃不厌的小吃,看看美丽的花草。有一次与校友聊天,说起居住半径。一桌子十多个人,都住在距离母校5公里附近,这里面的原因你我自知啊。

平时成绩还算不错的我,在刚结束不久的2018高考中,发挥算是正常再加一丁点儿超常。我报考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希望能在这个青稞飘香的金秋时节金榜题名,实现自己由来已久的教师梦想,将来学成回来为西藏建设添砖加瓦。

如果说为高考所学的知识是“受教”,那么家庭所给予的便是“受育”。“教”使人手中有术,“育”使人脚下有路,心里有光明。

我有一个4岁的女儿,从两岁开始就跟着我到办公室,学着喝茶、插花。现在她没有颜色的水不喝,见到花就要往瓶子里插。她不识字,但是拿书从来不会拿反了。我太太也跟着我学习茶道和花道。高考开启的人生道路,成就了我们全家如今的美好生活。

40年前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最先搞活的是沿海地区,最活跃的是经济领域。可以说,我作为一名上世纪80年代金融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是幸运的,因为我所学专业使我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

前几日早上散步回来,街道上因有学校作为高考考场,交警早就设障限制车辆通行和鸣喇叭。想起高考往事,我就激动甚至悸动,如果不是高考,我哪有如今的收获?可以说高考提升了我和家庭的地位,让我进入一个崭新天地。

如今我也从父亲的母校研究生毕业,没有从事科学研究,而是投身人文艺术。我想要证明,感受力同样是人类的宝贵财富,同样能改变世界,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想成为这样的人。

经过几年的发展,我的养蜂规模已经扩大到近300箱,年产蜜超两吨,通过网络销售到全国各地,年收入将近50多万元。前年,我将家里的老窑洞装饰一新,乡亲们眼见为实,终于相信了我的选择。现在我已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整个孟塬乡有500多户养殖户,共有5000多箱蜂箱,每户平均能有上万元的增收。

这些年被问得最多的话题是,你是怎么走上茶学研究道路的?这是受大学老师木霁弘先生的影响。大学读他的书了解了“茶马古道”,毕业后的几年跟着他系统研究这一课题,把一个当时很冷门、很小众的领域最后做得风生水起。当然这与前些年云南普洱茶大热有关。

我生于1954年,家在中原贫困乡村,爷奶患病去世,给家里留了一堆欠账。父母辛勤操劳,因我们兄弟姊妹多而生活多艰,我都20多岁了,在农村那时候就是个大龄青年,亲戚热心介绍了几个姑娘,都嫌我家兄弟多、没房子而告吹。

上周发生了几件事,让我再次审视自己的高考和大学。我读完大学写作老师李森的新作,并写了书评。大学时学写作,李森老师不仅指点字句章法,还介绍在各家媒体工作的老师让我去拜访投稿。写作锻炼了自己的才能,持续不断的稿费解决了我大部分的生活费。

我上过高中,当过团委副书记,学校缺人,让我担任代课老师。1977年开始高考,因没人教课领导坚决阻止我参加高考。翘首盼望到了来年,我终于得以报名。一个月不分日夜奋战后,我走进久违难得的考场,以轰动全乡的高分,考进了河南大学历史系。这里有范文澜、冯友兰、董作宾等著名学者,有邓拓、袁宝华、姚雪垠等知名校友,让我激动新奇。那汗牛充栋、琳琅满目的图书,给我铺展开了一个全新世界。

我老家在西藏拉萨墨竹工卡县的一个小村庄,多年前还是一个荒芜贫瘠的地方,以种植和养殖为主,靠天吃饭,日子总是过得很紧巴。20多年前,作为农奴后代,我父亲参加高考,成了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他考进东北一所军校,毕业后,他回到藏区部队工作。

在我的创业项目里,有一个茶主题沙龙项目,已经连续举办了140期,产生了不错影响。有一位今年毕业的师妹,也是在大学期间爱上了茶文化,她从导师口中得知我在做这方面工作,便找到我。这大约也是我创业的一个初衷:以商业守住一个爱好,让更多后来者有可投奔的地方。

我从小喜欢动手鼓捣东西,还参加了学校和少年宫的航模兴趣小组,所以一门心思想要报考无线电专业。